開放永昌歡迎您!
正在加載數據... 手機版 | RSS訂閱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時政要聞>政務要聞

把傳承紅西路軍精神作為一個神圣的使命 ——訪甘肅省紅西路軍史研究員袁永濤

文章來源:市政府網站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04日 視力保護色: 字號:【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在新中國的建立過程中,無數的革命先烈、仁人志士拋頭顱灑熱血,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我們將永遠銘記他們。近日,記者就有關紅西路軍的問題采訪了甘肅省紅西路軍史研究員袁永濤。

記者:作為一個外地人,您是如何喜歡并開始研究紅西路軍歷史的?

袁永濤:我研究紅西路軍的戰斗歷程,純屬是一個歷史機遇。上世紀80年代初,隨著國內黨史界、學術界逐漸興起的研究“紅西路軍問題”的熱潮,越來越多的人把研究紅西路軍的問題作為一個研究課題。我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去參觀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總指揮部,那時候因為永昌縣沒有專業的講解員,當時給我講解的可能是縣文化館的一名工作人員,大概講述了紅西路軍在永昌的戰斗歷程,引起了我的極大興趣。聽完這個講解,我時常在思考一個問題,既然永昌有這么多的紅軍戰斗史實,即紅色文化資源,怎樣才能把這段歷史經過研究整理,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的體系,編成一部書稿,讓更多的人關注這段歷史,把這個精神財富留給后人?也就是從這個時候起,我萌發了把研究紅西路軍史作為自己在學術研究方面的一個主攻方向。目標確定后,我就不知深淺地在這條艱難的道路上開始負重前行。

記者:深入挖掘紅西路軍的歷史是一個極其艱難的過程嗎?

袁永濤:是的。走這條路可以說是比較艱難的。我當時從事中學英語教學,我的本職工作是教書育人,要涉足紅西路軍的光輝歷史研究,只能是自己給自己找的一份苦差事。我的同事們還曾經拿這件事開玩笑,譏諷我不務正業。我當時給自己定下的目標任務是不管有多么大的困難,我也要想方設法克服,如果我把這件事情干成了,對自己的人生也算是有一個完美的交代。因此,我用自己大部分的工資購買了有關紅西路軍方面的書籍,進行研讀;利用假期,把永昌及周邊市(縣)有關紅西路軍的戰斗遺址走訪了一遍。一聽說哪里有老紅軍戰士,就登門拜訪,積累了很多資料。有時候還去找居住在戰斗遺址周圍的一些老年人,向他們了解有關紅西路軍的戰斗情況。這些資料基本上都是一些故事類的資料,可以說是一些佐證資料。后來,我離開教學崗位專職從事《永昌縣志》編纂工作,確切地講,就是從這個時候起,我開始系統地研究紅西路軍的戰斗歷程。

記者:您研究紅西路軍歷史的特點是什么?是研究整個紅西路軍的歷史,還是側重于研究紅西路軍在永昌的這一段?

袁永濤:我正式從事研究紅西路軍的工作后,因為受許多條件的限制,我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首先站在大視覺的角度關注紅西路軍從甘肅會寧縣城出發,最后到達新疆的哈密,在150余天的戰斗歷程中,發生的大小戰斗的時間、地點、人物、敵我雙方的軍事力量對比等情況,進行全方位的研究,仔細考證這些資料的真偽。譬如說對一次戰斗的記述,會有許多版本。我在考證這些資料時抓住兩點:一是當時中央軍事委員會電示紅西路軍軍事行動方面是怎么說的,二是馬步芳在《剿匪概述》中是怎么說的。通過對正反兩方面資料的對比,有些模糊的問題就逐漸搞清楚了。當然,要把這些問題徹底搞清楚,還需要靜下心來,要坐數年的冷板凳。

后來,隨著河西地區各市(縣)對紅西路軍戰斗史料的深入挖掘整理,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我在基本搞清楚紅西路軍在河西地區戰斗的情況后,就把研究的重點放在永昌。因為紅西路軍在永昌戰斗40余天,大小戰斗30余次,著名的戰斗有10余次,保留下來的戰斗遺址多達14處。從1936年11月18日紅西路軍占領永昌,到12月29日全線撤離永昌,他們浴血奮戰,殲敵6000多人,有2000多名紅西路軍指戰士壯烈犧牲,可以說永昌這塊土地上留下了紅西路軍為實現偉大理想而舍生忘死的鏗鏘足跡,真的是一寸土地一寸血。如果把這段歷史徹底搞清楚了,就是一個十分艱巨的紅色文化工程。

我經過數年的刻苦鉆研發現,永昌縣的紅色文化資源與周邊市(縣)的紅色文化資源還是有區別的。如果要找共同點的話,紅西路軍在永昌的戰斗歷程,是整個紅西路軍歷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如果要找不同點的話,主要有如下幾點:一是永昌縣是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在河西地區建立的第一個紅色政權的地方,既有13個鄉村級的政權,還有一個縣級蘇維埃政權。這個政權的誕生就為后來的河西地區其他縣組建蘇維埃政權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二是位于縣城南街的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總指揮部舊址,是紅西路軍總指揮部在占領古浪、永昌、山丹、臨澤、高臺五座縣城中,唯一駐扎時間最長、保留最完整的一個指揮部。三是位于新城子鎮宦家莊的大沽政治部舊址,是迄今為止唯一保留紅軍標語的地方,這對研究紅西路軍的抗日主張、開展統一戰線工作、和平解決西安事變、軍民共建等方面的史學研究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四是在西安事變期間,紅西路軍總部怎樣執行中央軍委的指示,匯報紅西路軍什么時候西進,什么時候東返,在中央檔案館解密的52份紅西路軍電文資料中,直接從紅西路軍總指揮部發出和接收的電文就有30份,所以說紅西路軍如何全力以赴配合陜北主力紅軍的戰略大行動的史實就在永昌。五是永昌縣先后于1984年和2001年在縣供銷社院內出土了800余件紅西路軍掩埋的槍械,這在紅西路軍駐足的甘肅、青海和新疆3省當中,也是唯一出土的、數量最多的、武器規格比較完整的武器發掘地。六是永昌縣是當時紅西路軍戰略物資的補充地(或者說加油站),為紅軍提供的糧食、清油、牛羊肉、毛氈、羊皮,生產武器所需要的銅、鐵等物資數量最大。七是為紅西路軍組建騎兵提供的馬、騾子、毛驢數量最多的地方。八是有140名優秀青年參加了紅軍。九是紅西路軍在堅守永昌期間,與馬家軍殊死搏斗過程中,除了前進劇團吃了敗仗,其他的戰斗均取得勝利,所以說紅西路軍駐扎永昌期間,是這支大軍的鼎盛時期,與馬家軍始終處于軍事對峙的狀態。十是紅西路軍在堅守永昌期間,廣泛宣傳了黨的主張,深得民心,使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的理念深入到廣大老百姓的心中,所以永昌人民在后來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中,有成千上萬的優秀青年走上前線并作出了巨大貢獻。

基于如此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這就為編撰《西路軍鏖戰永昌》夯實了基礎。《西路軍鏖戰永昌》的專著,是迄今為止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市(縣)級唯一一本紅西路軍的著作。在我看來,這也算作是對長眠在永昌大地上2000余名紅西路軍指戰員忠魂的一個安慰。

記者:在當今這個時代,您認為紅西路軍的主要精神是什么?我們如何發揚光大?

袁永濤:我認為,紅西路軍的精神內涵十分豐富,如果要用語言來高度概括的話,就是“聽黨指揮、服從命令、舍生忘死、忠貞不渝”十六字。

2019年8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張掖市高臺縣,瞻仰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碑和陣亡烈士公墓,參觀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向革命先烈敬獻花籃。80多年前,西路軍轉戰河西、奮勇作戰,創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功績。在紀念館內,習近平總書記詳細了解當年戰斗的歷程和感人事跡。他強調,新中國是無數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要深刻認識紅色政權來之不易,新中國來之不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來之不易。西路軍不畏艱險、浴血奮戰的英雄主義氣概,為黨為人民英勇獻身的精神,同長征精神一脈相承,是中國共產黨人紅色基因和中華民族寶貴精神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要講好黨的故事,講好紅軍的故事,講好西路軍的故事,把紅色基因傳承好。

習近平總書記的這個重要講話,是對紅西路軍歷史的一錘定音。之前,有些黨史部門對有關“西路軍問題”的一些爭議完全不存在了,徹底還原了紅西路軍歷史的本來面目。紅西路軍精神同長征精神一脈相承。

新時期,對于如何發揚光大紅西路軍的精神,我個人認為,就是要拿出具體的實際行動,長征精神怎么宣傳,我們就應該怎么宣傳紅西路軍的精神,要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用這段“看得見的歷史、摸得著的歷史”,深刻認識到紅色政權來之不易,新中國來之不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來之不易。要用這段歷史的精神內涵凝聚起大家的精氣神,從自身做起,從一點一滴做起,多干實事,努力克服在工作中、學習中、創業中、生活中存在的諸多困難,堂堂正正做事,老老實實做人,為建設幸福美好家園盡心盡力。

記者:您對研究紅西路軍的歷史有什么新的打算?

袁永濤:我是一個普通的地方黨史工作者,雖然說在研究紅西路軍鏖戰永昌的歷史方面取得了一點成績,但是實事求是講,紅西路軍的歷史精神內涵是十分豐富的,我僅知道一點皮毛而已,要想把這段歷史徹底研究清楚,充分發揮其資政育人的教育功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有大量的工作繼續要做,仍然需要一種釘子精神,進行艱苦的探索。目前,我用自己掌握的有關紅西路軍鏖戰永昌的史料,已經初步完成了一部長篇紀實文學的書稿,如果再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打磨,緊密結合習近平總書記對紅西路軍歷史的重要講話精神,把最為寶貴的精神財富記錄下來,力爭在不久的將來與廣大讀者見面。

人物小傳:袁永濤,男,漢族,1963年6月生于陜西省周至縣,畢業于西安外國語學院,先后在永昌一中、永昌三中從事英語教學。后從事《永昌縣志》編撰工作、紅西路軍史料整理研究工作。紅西路軍永昌戰役紀念館成立后,專職從事紅西路軍史研究及宣傳工作。甘肅省紅西路軍史研究員,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永昌縣首批拔尖人才。出版專著《西路軍鏖戰永昌》。先后在“中國共產黨歷史網”“甘肅省委黨史網”“中國紅色旅游網”等網站發表紅西路軍史研究文章80余篇。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手機版 盛世永昌永昌發布
平特公式网论坛